<del id="raj44"><thead id="raj44"></thead></del>
          1. <var id="raj44"></var>

              知識付費的未來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日期: 2018-07-30 22:38:07 / 人氣: 3137

              知識付費經過了兩年的發展,已日漸從“嘗鮮模式”過渡到“普遍接受”。大多數人都有為知識付費有過至少一次甚至多次的購買行為。


              據《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8》顯示,據《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8》顯示:我國共享經濟在過去的一年中,繼續保持著高速增長。其中有知識付費意愿的公眾人數暴漲了5倍,知識付費用戶達到近8000萬人。

              截止到今年3月,知識付費可估算的總體經濟規模為150~200億元左右。報告同時預期,未來幾年,中國分享經濟仍將保持年均40%左右的高速增長,到2020年分享經濟交易規模占GDP比重將達到10%以上,到2025年占比將攀升到20%左右。


              知識付費吸引眼光,是因為出現了一批知識明星。從2016年開始,受到關注的首先是各類知識明星。這些知識明星推出自己的知識產品或平臺,比如羅振宇的羅輯思維和得到APP,生長于得到的李翔商業內參,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的“每天聽見吳曉波”音頻,馬東團隊推出的“好好說話”音頻課程、李善友和他的混沌研習社、樊登和他的讀書會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到了2018年,知識付費從業隊伍中除了各大明星講師、媒體大V,還有更多的中小機構、個人專業人士等加入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媒體從業者而言,知識付費從某種程度上可以看成是「媒體邏輯」向「內容出版邏輯」的遷移,依賴用戶付費,而不是依賴廣告。


              知識付費的內涵既可以是傳統意義上的知識,例如一門經濟學入門課等;也可以不是嚴格說來的知識,例如一些軟性技能的培訓,甚至是處于興趣的一些學習或者心靈疏導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知識付費的未來勢必要將通用性和個性化相結合。具體說來,是兩個方面的業務模式,一方面是通用性的內容生產制作,例如制作了一門《生活中必備的法律知識》這樣一門課程,這就是一個通用性的需求,課程制作后,它是面向廣大普通用戶的,也因此,這類知識付費內容的邊際成本接近于0。

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個性化的知識付費頗有些私人定制的意味,仍然以法律為例,某一位用戶可能在遇到一個切實的法律問題,這時候想要相關的咨詢或者解決方案。這實際上就是知識個性化服務。


              借助于在某一方面有專業知識的人,得到學習或者解決方案上的幫助,相應的給予對方報酬,這就是知識付費。因此知識付費可應用的面實際上是很廣闊的,而你覺得知識付費的未來還會哪些可能呢?



              本文原創于微學伴


              盈彩网